立新和太太惠雪经过盘肠大战,双力都累了, 俩人紧紧拥抱着。 惠雪用指尖轻轻扫着丈夫他胸膛,甜丝丝的说∶立新, 看你嘛!今晚的状态这么侥勇是不是有吃了什么淫药呢?立新吻了一吻她的脸颊。 说道∶老婆,我喜欢你嘛!你的一切都令我兴奋。 哼,油咀。 惠雪诈娇的表情,使立新情不自禁,吻着她掸起的小咀, 垂下的手也触及了软软的东西。 哦!你又干什么?惠雪正想说话,小咀已被封了, 一条硬挺挺的东西也朝她的肉洞里送了进去。 一个娇柔,一个强壮,互相溶化在这个环境中。 这个家伙真的厉害,不一会又再抬起头来, 向着惠雪娇美的侗体。 哎哟!你怎么搅的,刚刚泄了又站起来啦!惠雪闪开立新的吻, 半娇半 的说。 立新已经雄风再现,情不自禁的贴了过去, 指头也抓向她最迷人的乳房。 立新夫妇俩得到性爱的滋润,自然是信心培增, 神采飞扬。 但自从他的小姨周小雪搬进他们的家中, 一切都改变了。 小雪青春美丽,娇羞欲滴,而且身裁出众, 立新倒被她弄得六神无主。 因为有一个晚上,立新正想去洗手间,经过小雪的房间时, 她竟然毫无遮掩的在房内换衫。 立新完全呆了,??见小雪脱去一条火红色的短裙, 米色的内裤胸围包裹看一具修长而光滑的侗体。 近距离的偷窥,立新感觉到阵阵少女幽香, 她拨一拨披肩长发然后伸手到背后脱下她的奶罩。 立新咽了一下口水,生理起了变化,因为, 小姨脱去胸围的扎子两个竹笋形的乳球就弹跳出来。 立新呆了,一具完美无缺的侗体,给他大饱眼福。 一时间他有点不知所措了。 在依依不舍之下的心情下,他还是走开了。 他恐怕小姨转身过来发现自己的丑态。 在洗手间内,他依然想着小雪那近乎女神的身体, 生理的变化令他觉得心里十分难受。 如厕后,又经过小雪的房间,她已经关了房门, 可是刚才的惊鸿一瞥已令他留下难忘的景像。 之后,立新开始留意小雪,有时还主动请小雪吃饭, 小雪对这个姐夫也毫无戒心。 越来越熟络之后,立新居然开始了地的行动, 趁太太不在家中就有意无意搂抱小雪。 因为地希望终有一日可以全接触这个少女的侗体。 小雪若即若离,令他心里痒痒的。 终于,他大胆的去挑逗小雪,天真无邪的小姨??是微笑, 甜乐乐的使他如堕迷茫中。 这天,他约了小雪去看戏,入座之后,立新拉看她的手, 她也没有拒绝。 滑熘熘的手背任他轻轻磨擦。 她一动不动的任他抚摸,立新得寸进尺, 反一手摸她大腿。 她用手轻轻一拨,然而轻打他大腿一下, 并且娇声地说∶姐夫你不老实了?立新平时对这惹火的小姨, 早就存有一份非份之想现在有这良好机会,又怎肯放过。 他一面继续轻抚她手背,一面盘算采取什么步骤, 虽然银幕上映着精采镜头但他已心不在焉。 当电影结东,惟幕缓落下时,地迫不及待的拉着周小雪的手, 挤向太平门出去。 小雪,到冰果室坐坐,时间还早,我请客。 他正进行心理第一步计划。 不了,时间不早,要回去吃饭了。 她玩弄着衣角,显露出少女矫羞本能。 没关系,坐会儿,不花多少时间的。 她没再拒绝,两人并肩走向老地方冰果室的第三搂去。 一这家冰果室是比较高尚的,布置和情调的气氛, 很幽雅为情侣幽会好地方。 三楼灯光幽暗异常,专门供给热恋中的情侣幽会偷情的场所。 并且附有幽会暗室,供给那些忍不住的情侣作为休息之用。 立新向侍者要了两份布丁和咖啡。 姐夫,我怕!她偎着他小声地说。 傻丫头,冰果室有什么可怕,真是少见多怪, 不会吃了你。 他以大哥对付小妹的口吻哄她,一手轻抚她的秀发, 一手搂着她那纤细的腰儿。 啊!我要回家了。 她说着作势要起来,他乘势将她的娇躯拥入怀裹, 由她的秀发粉腮,作无声的亲吻。 他一手由下而上按抚在乳峰上,轻轻捏弄, 便她浑身轻颤银牙咬的吱吱作响,不由自主地呻吟出声道∶不要嘛!姐夫。 他的另一手更伸到她的神秘幽谷里探险, 他扒弄她那小小阴核便她浑身引起了剧烈的颤抖。 立新不愧为偷情高手,他的挑逗已把她想离开的念头完全溶化成为一滩清水。 随着感官的刺激,她受着他热烈的刺激, 全身不安的扭动如同柳枝随风而动。 她两臂用力反抱他,颤声说道∶姐夫,我.我好像好冷哦!立新紧紧搂着他, 两片火热的嘴唇已印在她樱唇上舌尖更向她的小嘴里伸展。 他们彼此的舌尖,互相吮索着,搅动着, 搅动得彼此心跳加剧欲火如焚。 层层热浪包围着她,便她就像雪狮子向了太阳, 整个都溶化了。 他在她耳边悄悄说道∶小雪,我们到里面休息。 啊!你是不是想欺侮人家呢?他没有回答, 扶着娇懒无力的小雪到了里边一间布置得极富情调的小房间, 把她横放在床上压了上去。 他一手按在她微微隆起的阴户上,扒开阴唇, 把手指伸了进去。 他轻轻撩拨它,觉得襄面热烘烘的,非常狭窄, 就知道她是蓬门未开的处女。 啊!姐夫,不要!你的手怎么摸到人家那里去了嘛!不一会儿, 她阴户里已流出滑腻的淫水。 他就把手指在她的肉洞里上下抽动着。 渐渐地,她扭动屁股。 少女春情一经燃起,那是无法抑止的。 他迅速的把她衣服剥光,像鲜剥的小羊, 然后自己也脱得一丝下挂。 小雪见他底下的一根青筋暴跳,雄赳赳, 气昂昂的大家伙吓得芳心剧跳,不由倒退了一大步。 姐夫,我怕受不了你那大家伙,而且你又是我的姐夫嘛!立新连忙安慰她道∶小雪, 不要紧张我会轻轻弄,不要害怕。 他抬起她两腿,便阴户尽量张开,然后把手指按在阴唇中轻轻磨擦旋转。 同时逐渐塞进阴户,而且像毒蛇钻洞似的逐渐推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