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轰隆的发出引擎声,减速停车在站牌前, 我叹了口气把斜肩侧背的书包调整了一下,挤着人群奋力的登上公车。 就跟平常一样,车内挤的是如沙丁鱼一样, 虽然是冷气车厢但却也是热烘烘的,很是难受。 我和姐姐使尽吃奶的力气,好不容易挤到车厢中段, 把书包挪到前面举起一只手拉着吊环,另一只手环在腰上, 闭起眼睛顺着公车行进的摇摇晃晃,打起瞌睡来。 从我家到学校搭公车要一个小时,学校是最后终站, 司机会提醒所以不怕睡过头,此外多年的锻炼, 我也已经很习惯在这种极为艰困的情形下偷时间补眠。 只是姐姐还是有点不习惯,不一会儿,我甚至微微打唿起来了。 不知过了多少站,我只隐隐约约听见公车门“嘁唿、嘁唿”的开关着, 四周也不在像刚上车那样拥挤了车内的冷气效果终于开始发挥功效, 我渐渐觉得清凉更是西哩唿噜睡的更熟。 突然我觉得鼻子闻到一股极淡的香味,似有若无, 闻起来极为舒畅半睡半醒之间,我用力的吸了几下, 一瞬间我勐然觉得身后有一个软绵绵的东西贴了上来 紧紧的靠在自己的背上。 “你醒了,嘘,别出声。” 一阵柔软的声音从耳背后传来,我的心跳勐然加速了起来。 “你睡到小鸡鸡都变大了,让姊姊好好服侍你……” “你……”我刚要说话, 就觉得书包底下一只纤细的手掌隔着自己的学生裤 缓缓的在自己的鸡巴上按摩着后颈上有一股湿热柔软的东西在上下游移着, 背上感觉到有两团极柔软却非常有弹性的东西磨娑着。 我的唿吸立刻急促起来,作梦也没有想到竟然姐姐会非礼自己!虽然平常看过不少a书a片乱伦的情节, 内容有一些说的是公车上非礼情节我有几次也很想试试看偷摸姐姐屁股的感觉, 但终究是色大胆小只是在脑子里想想,打手枪的时候发泄而已。 可是现在这种感觉,不,绝对不是作梦, 真的是姐姐在非礼自己姐姐的手……唉呀!不好, 姐姐在拉裤拉炼姐姐的手伸进去了,隔着四角花内裤在摸自己的鸡巴!我的鸡巴已经高挺起来, 这也难怪昨天晚上看了两部a片,本来要好好发泄的, 但一想到今天体育课要测试一千五百公尺跑步 应该要保存精力硬是把一肚子的欲火通通压下, 闷了一个晚上再碰上这样高超的“手艺”,平日颇感自傲的持久完全被击溃, 我几乎忍不住就要射了出来。 “别急啊……”姐姐在我的耳边低声说着, 手指微微用力掐住我阵阵跳动的大龟头,把一股就要发射的男精给挡了下来, “忍耐一下待会有更舒服的……”“姐姐……你”我颤声低问, 感觉到姐姐把我的耳垂含进唇里灵动的舌头舔舐着耳珠, 湿热麻痒的感觉传遍全身唇中呵出阵阵的香气, 仿佛要勾了我的魂令我醉茫茫的。 “我注意你很久了……嘻,你常常偷看我的屁股……”姐姐停止了手的动作, 让我一直紧绷的情绪暂且舒缓下来“很想摸姐姐的屁股吧, 是不是好色的弟弟?嘻嘻……”姐姐的衣服似乎非常的薄, 而且没也穿胸罩我清楚感觉到有两粒小凸点在背上摩擦着, 姐姐丰满的乳房时而画圆时而不规则的紧贴在我结实的后背扭动着, 极为舒服姐姐的大腿挤进我双腿之间,膝头微弯, 圆润的修长美腿顶着我的跨下慢慢的磨着。 “姊姊的乳房舒不舒服啊?”我爽的根本说不出话来, 只能微微的点头脸上胀的通红,张开嘴微微低喘着。 从没过性经验的我头一次就遇到如此香艳刺激的场面, 鼻血都快喷出来了。 “色弟弟的屁股好有肉喔,姊姊好想一口吃下去, 嘻嘻弟弟摸姊姊的骚屄好不好?”“……”“讨厌, 弟弟逗人家姊姊的小穴都已经湿答答了……”姐姐抓住我环在腰上的那只手, 拉到我的身后隔着极薄的衣服按在自己的下腹部, “来用你的手让姊姊爽一下……”我仿佛被催眠一样, 手掌在女人的下体按摩着姐姐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性感的扭动身体乳房更用力的摩擦我的后背, 握住鸡巴的手也又开始动作起来。 “不要害羞,把你的手伸进姊姊的内裤里面……”我撩起姐姐超短的迷你裙, 手掌伸进姐姐的两腿之间温暖而有弹性的大腿内侧让我心醉, 轻轻的用手指画圆。 “嗯哼……色弟弟别再逗姊姊了,快点插进来……”我的手掌来到姐姐的内裤上, 隔着内裤感觉到里面蓬松的阴毛姐姐的阴毛相当旺盛, 小内裤根本遮掩不住手指滑到裤底,已经渗出黏搭搭的浪水。 “喔……就是那里,乖弟弟用力揉两下……哼嗯……要死了……弟弟的手伸进姊姊的内裤里面了……”我学着a片里面的情节, 用两指把姐姐热胀的花唇撑开立刻就有大股的浪水泄了出来, 湿的我满手都是阿明开使用中指在姐姐的小穴抽送。 “噢……美、美极了……姊姊好舒服……”姐姐的肉壁紧紧的夹住我的手指, 丝毫不肯放松“再插一根进来……啊啊……”我食中指并用, 快速的抽动大拇指按揉着姐姐突起的花蕾,时快时慢, 搞的姐姐浪水大泄不停的发出诱人的呻吟。 “喔啊……嗯哼……姊姊要泄了……弟弟好棒……弟弟的鸡巴又大又热, 真想要插进来……”姐姐一边说一边达到高潮 肉壁剧烈的痉挛扭曲仿佛无尽的浪水汹涌而出, 一只握住鸡巴的手更是加速的搓揉抚摸我想都没想过的高明技巧强烈的刺激着紧绷的神经, 不一会儿我就已经到达极限了。 “姊姊已经泄出来了,乖弟弟也射精吧……”姐姐纤细灵动的手指微微一套弄, 我的精关立刻溃堤火热黏稠的浓精激射而出, 尽数喷在姐姐的手掌上。 “弟弟的精液好多喔,真想吃下去,如果射在姊姊的小穴里面不知道有多好……”“少年耶!终点站到了啦!还不下车, 傻傻得站在那里干什么!” 我从有生以来最爽快的射精快感中惊醒过来 我和姐姐匆匆的整理好衣服。 我甩了甩头,正要下车时, 司机促狭的对阿明说: “少年耶, 在我的车上做爱还没关系爽完之后记得要擦干净, 还有最重要的把你的烂鸟塞回你的内裤里面!”我低头一看, 惊见自己的鸡巴软趴趴的垂在外面沾满了白煳煳的精液, 也来不及擦就连忙把鸡巴塞进裤裆里头也不回的飞奔下车, 只剩下司机摇头大笑。 从此之后,我和姐姐每天都搭乘同时段的车班。 。